思想改造中的复旦大师们

更新时间:2019-08-17 19:35:59作者:满分教育网


当时的思想改造,

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还是“和风细雨”的

20世纪50年代初,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会委员们在讨论思想改造的学习计划。图/FOTOE

孙大雨


孙大雨1925年毕业于清华学校高等科,随后赴美留学,在耶鲁大学研究生院专攻英国文学。他早在1946年就加入中国民主同盟,1947年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“上海大学教授联谊会”(简称“大教联”),被选为干事,并曾代理干事会主席。上海解放后,“大教联”改选,孙大雨落选。对此,他斥责为“过河拆桥”。他先后两次给周恩来等写信告状,说“大教联”的改选是被“小集团”操纵了。


但这些事儿当时我们这些年轻人什么都不知道。老徐大概了解情况,但是他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去孙大雨家看望他,并相机劝说一下。


那时我只知道他是我国最著名的莎士比亚专家,还在校图书馆内看到他翻译的《黎琊王》(即《李尔王》)。该书1948年出版,厚厚的两册,封面朴素大方。扉页上写道:“谨向杀日寇、斩汉奸和歼灭法西斯盗匪的战士们致敬。孙大雨。”还论述,迄今为止的译著是多么差劲,简直不堪入目,给我的印象是很自信很有骨气又无所畏惧的人。


校园中经常遇到孙教授匆匆而过。他身材魁梧,脸黑黑的,更像一个北方人。我对他颇有敬畏之感,怯于和他招呼。这次去他家,多少有些紧张。


没有寒暄几句,我们就迫不急待地问孙教授,什么时候能回校参加学习?他看了看我们,唉声叹气地说,你们年轻人怎么能体会我这样一个年近半百的人。你们年轻,跑上几百米喘口气就休息过来了;而我跑累了,可不是休息一下就能缓过气来。听他这口气,一时是不会回校参加思想改造学习小组了。我们两个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孙教授看了我们一眼,叹了一口气,说很多事你们不知道。他静静地坐着,沉默不语。


话到这个地步,也很难再继续下去,我们只能告辞。回来后向老徐汇报情况,他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
此后,孙大雨依然长年累月地告状。那些与他有过节的当权者,多被他说成是“反革命分子”。这样到了“反右”斗争时,他被定为“极右分子”,是无可避免了。他还被毛泽东钦点,说:“像孙大雨这种人,如果他顽固得很,不愿意改,也就算了。我们现在有许多事情要办,如果天天攻,攻他五十年,那怎么得了呀!有那么一些人不肯改,那你就带到棺材里头去见阎王。”1958年,上海法院以诬告诽谤罪判处孙大雨六年徒刑。


他后来曾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。他说,从50年代初的思想改造开始,接连几年,自己一直被说成反动、反共。“反动、反共,当然就是反革命。他们可以说我是反革命,我为什么不可以说他们是反革命?再说我明明不是反革命,他们却说我是反革命,这就说明他们是反革命。换一种说法,我们这叫作对骂。俗话说,相打无好拳,相骂无好话,怎么说得上诬告呢?”


“文革”结束后,开始了拨乱反正的进程。绝大部分右派分子都被改正,但是孙大雨始终不在此列。


孙大雨政治命运的真正转机来自两件事。一是胡耀邦的批示,二是胡乔木对来京的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、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张承宗谈及,自己有位老师孙大雨是莎士比亚专家,至今右派分子问题未能解决,希望能关心一下此事。


胡乔木1933年考入浙江大学外文系,成为孙大雨的学生。孙大雨曾回忆,自己从未碰到过如此勤学好问的学子。“文革”后,胡乔木来上海视察,将孙大雨接到自己下榻的宾馆,执弟子礼,说:“十年浩劫,学生也自顾不暇,没有照顾到老师,让老师吃苦了。”


张承宗受托后,让上海市统战部副部长、市政协副秘书长范征夫着手处理此事。范征夫调集大量档案,进一步了解孙大雨的情况后认为:1.孙大雨在民主革命时期是有贡献的。2.孙大雨看问题片面偏激,桀骜不驯,他主要的问题是爱骂人,但不是骂共产党。3.他坚持向党和政府申诉,没有做不利于党和国家的事,在拨乱反正的今天,应超越历史上的是非,团结这位已届岁暮之年的老知识分子。


几经努力和周折,1984年7月,复旦大学党委终于通过并上报了《关于孙大雨教授错划为右派的改正结论》,获得批准。孙大雨成为全国最晚改正的右派之一。


伍蠡甫家的茶叙


可能我对教授太景仰了,我不记得我对教授的思想改造提出过什么像样的意见,相反他们求学治学的经历成为我日后学习的榜样。其中伍蠡甫教授是我最佩服的。


伍蠡甫


五十岁出头的伍蠡甫是国内知名学者,有影响的著名英美文学文艺评论家,翻译过大量英美文学名著,又长于中国传统绘画。徐悲鸿曾赞美伍蠡甫的绘画,“元气淋漓障犹湿”。


跟他熟悉起来,是1950年2月上海遭国民党空军轰炸期间。学校组织了学生夜间巡逻队,记得好像我们外文系学生每半个月轮一次夜间巡逻任务。伍蠡甫教授特别打听我们在哪一天值班,事先让师母准备丰盛的夜宵。


我们从夜晚七八点开始巡逻,11点走向庐山新村时,伍教授早已在门口等候我们。学生们免不了对教授的住所带着新奇的眼光扫视一番,他家里井井有条,到处都是书籍。这顿夜宵不仅有面条、包子,还有不少菜肴,我们穷学生还从来没有吃得这么好过。


因为我们是执行夜间巡逻任务,在他家不能久留。伍教授邀请我们,可以三三两两到他家喝下午茶。


我们应邀到他家时,他往往准备了蛋糕、饼干。大家这时可以无拘无束地向他提出各种问题。我记得那时我们问得最多的是,平常应该阅读哪些英法文学著作。他提到英国的狄更斯、莎士比亚,法国的福楼拜、大小仲马等,还简明扼要地告诉我们这些作家创作的特点。每当他谈起欧洲文艺复兴、文学、美术的时候,他可以滔滔不绝地谈上个把小时。


我们这些刚进大学的学生多是在战争环境中成长的一代,没有受过很好的系统教育。伍教授关于如何进行系统阅读、如何分析和判断文艺作品的谈话,对我们启发很大,事实上正是他将我们引向了欧美文学的圣殿。


教授思想改造开始以后,有一天,伍教授请我们几个学生喝茶。他似乎有点心事,十分认真地解释,和我们交往十分愉快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我当时听了实在不明其意。过了很多时间,我才对当时思想改造的总体情况和教授们的心态略有了解。


我的感觉是,如果和后来的“反右”斗争以及文化大革命批判所谓“反动学术权威”相比,当时的思想改造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还是“和风细雨”的。不过在有些教授身上,可能感受就不同了。


后来我了解到,中央曾发出了一个文件,总结北京和上海两地的经验,认为:“在这次运动中,可以而且应该让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教师,在作了必要的自我检讨以后迅速过关;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的教师,是要经过适当批评以后再行过关:百分之十三左右的教师,是要经过反复的批评检讨以后始予过关;只有百分之二左右是不能过关,需要作适当的处理。这样的比例大体上是合适的。”


孙大雨教授从一开始就称病不参加学习,这样,外文系思想改造的重点似乎就落在伍蠡甫教授的身上。


参加教授思想改造的除了学生代表外,还有学校党委派出的工作组。他们好像是掌握分寸的,帮助教授作好自我批评。我记得伍教授在社会上谈自己的翻译工作时,有位工作组成员说,您的翻译著作真多啊!伍教授沉默了一会说,我的翻译著作确实不少,不过也许少量的是我弟弟伍况甫参与翻译的。伍教授说完这句话后,大家沉默不语。


在一段相当长时间内,伍教授见到我们好像有点尴尬。有一天,他似乎自言自语地说,你们夜间巡夜时请你们来我家吃夜宵或是平时来我家吃下午茶,其实并不是想……他话没有说出来,其实我们这时也明白了,他想说的无外乎“拉拢”或“收买”你们。


这件事情,成为我心中长期的纠结。与其他教授相比,他并没有什么政治历史问题。我不能理解,像他这样的教授为什么老是成为思想改造的重点。


近几年,我时而读到当年校友回忆伍蠡甫教授的文章。有位校友提到,1958年秋季,复旦大学党委统一布置,开展“拔白旗”运动。一些卓有成就的老教授被定为“白专”典型,伍蠡甫也在其中。1966年,文化大革命爆发,伍蠡甫作为资产阶级反动权威遭到红卫兵批斗,他的《西方文论选》被批为大毒草。他家中珍藏的名家字画古玩被洗劫一空,留学英伦时期苦心搜购的西方文学名著和原版外文资料也散失殆尽,不知去向。


幸运的是,伍蠡甫幸存下来。改革开放后,他重返工作岗位,继续教书育人。


纵观伍蠡甫的一生,很可能再没有一位学者像他这样,与复旦大学关系如此密切。从1919年他进入复旦大学攻读文科,直到1992年逝世,他除了在北京工作几年、欧洲留学三四年外,几乎有七十年时间,治学于复旦,服务于复旦。我始终忘不了他在一次自我批评会上讲过的一句话。他说,自己对文艺、绘画和历史有着广泛的兴趣,希望进一步改造思想,好好教书,为人民服务。


1992年伍蠡甫去世后,美学家蒋孔阳送了一副挽联:中国画论西方文论论贯中西,西蜀谈艺海上授艺艺通古今。


值班编辑:庄梦蕾

为您推荐

高校教务员:学校里容易被忽视的群体

高校里有这样的群体,他们承担着大量繁琐的教学管理事务,如课程安排、调课停课、学籍管理、考试安排……这些让教师和大学生很熟悉的工作都由他们处理,但这个群体却时常被人忽略。他们是高校教务员!教务员的二三事实际上,很多老师在后台留言,希望我们能为教务员发声,那么今天,小微就带大家了解一下我们的高校教务员。我们先来讲几个段子(虽说是段子,但也透露出了教务员的二三事):● 大学生报到那天,学生会拿到关于各类老师的联系方式,辅导员、专任老师的联系方式必然是11位手机号码,而教务处老师的联系方式多半是一串座机号。原因很

2019-08-17 19:35

你敢接受挑战吗??——发音到表达,5天口语速成!

学了十多年英语,一开口还是满嘴中式土味?背了 10000+词汇,一张嘴还是只会 say hello?从发音到表达 摆脱中式英语迅速掌握美式英语的精髓这样系统、干货的免费口语课你确定不试试?地道美语速成训练营不学成,不散场戳音频,提前领略甄妮老师的美语魅力零基础摆脱中式英语!训练营怎么帮你做到?01专业、率真的口语老师学员眼中的甄妮老师:神仙颜值+盖世才华+逗比本质。主讲:甄妮交传翻译官7年口语教龄创办"每日口语"独创黄金三角法则“发嗲音”“军训音”……甄妮老师用她“奇葩”的音标记忆法和“精分”的讲课风

2019-08-17 19:35

教育部:高考取消三本,中小学生影响最大,家长越早知道越好!

2018年是高考改革的重要一年,而高考改革政策的推行,决定他们的人生方向,关系到孩子一生。目前全国已经有多个省份确定了没有了本科三批。甚至上海、山东、浙江和海南这四个省市将一本和二本都合并了。AI时代,无论经济还是教育,都是在变化中发展前进,而孩子的未来,更是有着无数变化的可能。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十年我们的生活将会如何翻天覆地。就像几年前我们无法想像,街边卖煎饼的大妈可以使用二维码支付。但是,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和时代不断更迭,我们却可以感知,未来的社会的人才竞争定是大脑的竞争。智能机器时代已然来临,未来不需

2019-08-17 19:35

孩子上一年级,家长一定要做好这些准备!(太值得收藏了!)

暑假过去一大半了,小一新生开学进入“倒计时”,家有小学童,不少家长也开始慌张。“孩子是否能适应与幼儿园迥然不同的学习和生活?”“他每天就是看电视、玩儿,感觉都是当家长的着急?这可怎么办?”孩子升入小学一年级,就意味着要开始长达十几二十年的全天的、规范的学习生涯了。在这段生涯里,我们的孩子将从儿童到少年,从少年到青年。人生中最曼妙的年华都将在这段学习的生涯中度过,许多美好的事情也将在这些岁月中发生。可见,所以,那么,祝福你们,这样心态决定了你们很可能有机会拥有小学一年级的正确打开方式,也拥有了让孩子获得有品

2019-08-17 19:35

我为什么建议女儿从小多读这类名著?一位硅谷投资人的家书

作者:吴军本文摘自吴军的著作《态度》首发自公众号“少年商学院”女儿,今天和你聊一聊阅读的问题。两年前,我们在你的学校开家长会,谈到阅读的问题。当时,我问你的老师,是否需要给你指定几本非小说类的书读读。你的老师说,那时还早,由着你的兴趣来就好。于是在过去的两年里,你一直在大量地阅读小说,这让你的阅读速度变得非常快,理解能力提升了不少,而且你对阅读本身有了兴趣,你在最近的一年里已经开始阅读《大西洋月刊》《外交政策》《经济学人》这些杂志,并且对斯坦福、MIT或者约翰·霍普金斯的科技报道一直感兴趣,但是仅仅阅读小

2019-08-17 19:35

一封家书惊动教育部,打动了亿万父母!

一位大学教授,给自己刚考入大学的女儿,写了一封信!父亲在信里对当时刚考上大学的女儿提了9点建议,涵盖了道德、专业、知识、恋爱方方面面。这封信不仅打动了千万父母,甚至还惊动了教育部,《人民日报》也转发荐读。甚至有网友建议:把这篇文章作为高中语文和大学语文的第一课。他们的故事:宝贝,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襁褓中咿呀学语,庭院里蹒跚学步,都早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不知不觉你已长大,转眼你就上大学了。按理说,18 岁就是成年人,我本不该有什么担心。只是你自从出生以来,从来没有离开过家,我总担心你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。你

2019-08-17 19:35

加载中...